徐州市贾汪区采煤塌陷地上“种”风景 展现煤城转型的“中国模式”

发布时间:2018-07-16 字体大小:

入夏的潘安湖,草木繁茂,人气火爆,成为徐州市贾汪区旅游的一大热点。每天,在这片数千亩的湖面上,船娘朱雪宁拉着各地游客欣赏美景,讲述着百年煤城的华丽蝶变。

从曾经到处采煤塌陷地,到如今时时处处有风景,贾汪书写转型发展大文章。今年6月,中宣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在贾汪调研后撰文:贾汪的实践,向全世界提交了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的“中国模式”和“中国方案”。

资源枯竭,

思想和精神不能枯竭

百年煤炭开采曾给贾汪留下沉重“生态包袱”:徐州市采煤塌陷地超过三成在贾汪,有13.23万亩。2011年,贾汪被列为国家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

贾汪的百姓不会忘记,就在当地成为资源枯竭城市的那一年,曾是徐州面积最大塌陷地的潘安湖开始了整治。“这个项目政府投入5亿元,撬动社会资本超过20亿元。”贾汪区发改经信委副主任吴健说,这一大手笔,在当时也有不少争议,不过,这并没有动摇贾汪人转型的决心。

当年,缺少参考模式,也缺乏可借鉴的经验,贾汪干部群众就靠着敢为人先的闯劲,把潘安湖治理成如今的国家4A级景区,探索出转型发展新路。大家一致认为:等靠要,没有出路!

当前,吹响大气污染治理的集结号,曾经重煤炭化工产业的贾汪,在进一步转型的关口面前,同样冲在最前面。目前,贾汪转移关停4家焦化、5家钢铁铸造、3家煤电企业,共消减焦炭产能490万吨、煤炭消耗700万吨,退出炼铁产能400万吨、炼钢产能335万吨。

生态修复,

塌陷地上“种”风景

107天,清理土地7000亩!6月底,贾汪完成月亮湖二期整治。算上此前清理的成果,这片上万亩的采煤塌陷地将由安徽豪泽集团投资30亿元进行整体连片开发。老矿街道党工委书记张健信心满满,“以后的月亮湖,完全可以媲美潘安湖。”

“用科学精神因地施策,我们的生态修复具有贾汪特色。”贾汪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权刚说,贾汪坚持“宜耕则耕,宜渔则渔,宜农则农,宜生态则生态”的原则,在全国首创“基本农田整理、采煤沉陷区复垦、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开发”四位一体采煤沉陷区治理新模式。他们还与高校合作,创新实施“挖高垫低、挖深填浅、耕作层剥离、分层交错回填”等治理技术,走出治理采煤沉陷区的新路子。

贾汪不只塌陷地多,当地还有大小山头283座,岩石裸露率高达50%。贾汪坚决向荒山进军,没有土就肩挑手提、背土上山,没有水就接力翻水、引水上山,终于让每一座“秃头山”披上绿装。在督公山上,一片上百亩的薰衣草花海是贾汪靓丽的风景线,不少游客称赞:这里就是徐州的“北海道”。

数据见证发展。2011年以来,贾汪森林覆盖率从15.4%提高到32.3%、城市绿化覆盖率达45%,先后荣获中国生态魅力区、国家绿化模范区、中国休闲小城和全国休闲旅游示范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等称号。

全面转型,

大洞山巅谋发展

作为资源枯竭地区,贾汪深刻体会到,生态为“1”,其他为“0”,如果没有生态,一切都“归零”。正是牢固树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贾汪在全面转型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论产业转型——推动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57.76%;近五年来创建潘安湖等4个4A级景区,数量在江苏各县市区居首。2017年来贾汪旅游人数突破900万人次,实现综合收入27亿元,被誉为“挖煤贾汪,旅游真旺”。

论城市转型——确立建设“山水生态城、休闲度假区、徐州后花园、城市副中心”的目标定位。推进5号井矿工广场等生态工程,改变了老城脏乱差面貌;把好山好水好风光融入城市,建成山水大道等“五纵五横”路网体系,颠覆了外界对贾汪“老城只有巴掌大,一把手电照两头”的印象。

论社会转型——加强失业矿工技能培训,安置失业矿工5.1万人,适龄安置率达到94%;在全省率先推行失地农民保障机制,矿区居民享受到了和主城区一样的同城待遇;涌现出马庄村、磨石塘等一批特色田园乡村。

“贾汪大洞山是徐州最高峰,我们要站在大洞山巅看贾汪,在服务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建设的大格局中谋划发展。”在贾汪区委书记曹志看来,未来的贾汪将打造物流开放中心、先进制造业中心、休闲康养中心和科教中心。特别是在潘安湖周边,随着科文学院等高校即将入驻,一个人才和创新的新高地正在崛起。(刘宏奇 王 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