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米达走廊如何打通绿色航运“中间一公里”?

发布时间:2020-10-10 字体大小:

中国环境报报道   疫情的阴霾正在影响着不少港口。今年各国多数港口较去年同期油轮、干散货和集装箱等数据有所下滑,但也有港口货运量出现回暖。国际航运具有较强的季节性,每年的8月-10月是旺季。据美国长滩港8月公开数据显示,码头工人和码头运营商处理了725610个20英尺当量单位(teu)的集装箱货物,与2019年8月相比增长了9.3%,进口增长13%,达364792标准箱,出口增长1%,达126177标准箱,打响了旺季的“第一枪”。

坐落于圣佩德罗湾港群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一直是美国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前两位的大港,被并称为洛杉矶“双子港”。作为北美大陆西海岸重要的货运枢纽,“双子港”曾历经港口的快速扩张、集装箱吞吐量呈倍数增长的时期,也曾给洛杉矶集疏运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并伴随着环境污染、交通拥堵、噪声等诸多问题。那么,如今的双子港又是如何破解港城矛盾、成为国际绿色港口?“双子港”的绿色实践又对中国港城发展带来哪些启示?

打通“中间一公里”,促进集疏方式由卡车向火车转变

如果你购买了一张从洛杉矶出发的邮轮船票,那八成在长滩港上船。如果一艘满载着集装箱的远洋船舶在美国某个港口上排着长龙,没错,那九成是在洛杉矶港。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彭传圣告诉记者,“洛杉矶港和长滩港这两个港都是填海造地形成的港区。但港口在发展过程中,原来的小码头在船舶大型化之后,面临着港口集疏运能力与港口运输需求不匹配、吃水不够的情况,所以,双子港也经历了相应的改造。其中一项标志性的工程就是‘阿拉米达走廊’(Alameda Corridor)。”

上世纪80年代,洛杉矶因港口快速发展引发了严重的港城矛盾。圣佩德罗湾港群有4条集疏运铁路接入洛杉矶港与长滩港,与城市道路形成200多个平面交汇道口,每天约有35列火车,以16公里/小时的速度通过这些道口。物流车辆与城市客运车辆在这里发生严重冲突,交通事故频发,致使整个城市交通运行效率低下。

当时,不少业内专家呼吁“中间一公里”问题亟待解决。那么,什么是“中间一公里”?水运和铁路运输两种运输方式转换衔接中间的断带,断带的距离通常是一公里到几十公里不等,常被称作“中间一公里”。这段运输需要用集装箱公路拖车进行弥合,弥合的成本往往占干线运输成本的50%以上,吞噬的运输时效更是难以估计。

因此,“中间一公里”带来的连而不畅、疏港路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也成为港城矛盾的主要原因。于是,南加州政府因此提出优化疏港铁路的资源配置以协调港口和都市区的发展,继而催生了阿拉米达货运走廊项目。

为顺利推进阿拉米达货运走廊的建设,洛杉矶和长滩2个港务局,以及通道途经的7个城市,共同成立阿拉米达交通署。1997年通道改造工程正式开始,2002年通道铺轨完毕并开始试运营。

建成后的阿拉米达货运走廊长度为32公里,将洛杉矶港、长滩港与内陆铁路场站连接,合并了4条铁路支线,开挖了16公里的地下渠道,满足了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到跨洋铁路中心站的运输需求,消除了200多个平行交道口,使交通延迟损失降低90%,对缓解港城矛盾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有效地促进了美国西海岸多式联运效率的提升。阿拉米达货运走廊的开通运营不仅带来自身运输效率的提升,而且与港口及铁路的联动也产生了一系列经济与环境效益,不仅实现了集装箱货物在港口和铁路场站之间快速、便捷的中转,也进一步减少了因公路运输带来的污染物排放。

“阿拉米达走廊减少了54%汽车和卡车的怠速排放,约90%的火车噪声污染,90%铁路交叉口的延误,促进集疏方式由卡车向火车转变,解决了公众出行与港口火车集疏运互相干扰的矛盾,有效改善了港区及城市的空气质量。”彭传圣说。

编制排放清单,水上陆上“两手抓”,政策不断更新迭代

运输结构调整好了还不够,要成为一流的绿色港口,精细化管理少不了。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特别研究员刘欢告诉记者:“美国港口的精细化管理很大程度上是港口排放清单在起作用。在美国,有的港口两年编制一份,还有的5年编制一份,相隔时间有所不同。但洛杉矶港从2005年就开始逐年编制清单,再次说明了相关部门对港口环境的重视,并且根据清单的变化,洛杉矶港还会采取新的措施来减少污染排放。有了清单,就相当于拿到了‘体检报告单’,就可以清楚知道什么是控制的重点,在哪些方面控制什么样的污染物,以及从哪个角度去控制比较有效果。在我国,这方面工作做得还有待提升,据我了解,目前交通运输部在编制排放清单的办法,但是放眼我国多数港口,实际采用这种方式的不多。”

记者查到2018年洛杉矶港的细颗粒物和氮氧化物排放清单。数据显示,主要的排放仍源于远洋船舶,分别占细颗粒物和氮氧化物总排放的42%和44%。但随着近年来氮氧化物污染日益凸显,记者也从这份清单中发现,重型卡车占2018年洛杉矶港氮氧化物总排放的23%,位列第二大排放源。

近年来,为了控制远洋船舶的污染物排放,各国不仅出台了越发严格的“限硫令”,而且在各自的排放控制区也积极推广岸电。但对于减少港区污染物排放,多数国家的目光还是聚焦在水上,对于陆上的排放源管控措施相对较少。那么国际绿色大港洛杉矶港有关于陆上污染源的管控政策吗?

彭传圣解答了记者的疑问,“洛杉矶港不仅在岸电建设和使用率上领跑,而且十分关注陆上的污染源管控,并且港区的政策不断更新迭代,这里以‘洛杉矶港清洁卡车计划’为例。最早的时候,这项计划规定从2008年10月1日开始,1989年以前的卡车禁止进港了。到了2010年1月,1989-1993年的卡车禁止驶入港区。再到2012年1月,所有不符合2007年联邦清洁卡车排放标准的卡车禁止入港。如今最新的标准已经列到2023年1月,所有2010年以前的卡车禁止在加州地区行驶……正是有了这些不断刷新的标准,才有了绿色港口的今天。”

打通“中间一公里”来化解港城矛盾,不断收紧的陆上排放源标准推动水陆统筹,有效提升船舶岸电利用率,双子港以绿色实践率先迈出一步。在具备大型公、铁、水、空枢纽资源的城市不断出现的今天,绿色港口建设已经成为推动港口城市发展步入良性循环的重要手段。保障港口的蓝天不再是各国发展面对的选择题,而是一道要按时提交的必答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