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看江苏 | 产业协同、源头治理、绿色建筑......苏州竖起绿色节能新标杆

发布时间:2021-10-21 字体大小: 浏览数:

废弃物处理厂前建起生态湿地,电机车间内刺鼻气味不再出现,绿色建筑里水电调控智能高效......过去五年,苏州生态文明建设成果突出。大步迈入“十四五”,苏州继续深入践行“两山”理论,扎实推进“双碳”工作,加快打造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苏州模式。

“最大化”+“最小化”

废弃物处理厂产业协同循环利用

远处热电厂的烟囱里冒着白烟,40000平方米的生态湿地内,芦苇丛丛,走在溪流上的小桥往下看,清水里几尾锦鲤欢快地游着。这是苏州工业园区环境基础设施循环产业园一角的景观。

环境基础设施循环产业园负责苏州工业园区内463个小区的污水、污泥、垃圾处理,每天可处理50万吨污水、500吨污泥、500吨餐厨垃圾及园林绿化垃圾。

清源华衍总经理魏占锋介绍:“园区按照‘资源能源利用最大化和污染物排放最小化’的原则规划设计。在建设之初,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就被纳入总体规划之中。”

园区7个项目采用“产业协同、循环利用”模式,各类环境基础设施之间相互配合,最大限度实现了物质的减量、循环和能源的梯级利用。

“比如热电厂产生的蒸汽可以为垃圾处理、污泥干化提供热源,餐厨垃圾厌氧发酵后的沼渣进入污泥干化厂做堆肥处理,污泥干化厂干化后的污泥用于热电厂掺烧发电,污水厂的中水又可以输送给干化厂和热电厂,作为冷却水使用。”魏占锋解释。

2020年12月底,园区内“散乱污”、沙石码头等拆除后,建设起配套湿地,进一步净化水质,已从脏乱差区域蜕变为新的城市公园。

100%源头替代

环保账、经济账、社会账三账兼顾

电机是电器及各种机械的动力来源,在各行各业广泛使用,但当前电机行业浸漆方式较为粗放,工艺使用的原材料VOCs(挥发性有机物)含量达62%。如何降低VOCs产生量,建设可持续发展产业?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内的德国诺德集团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2018年起,诺德参访各类相关展会,与十几家材料厂商探讨方案,希望从“源头替代”角度出发,找到一种VOCs含量低的新材料,既能满足诺德电机质量要求,又能确保产品持续满足市场需要。

经过近2年努力,诺德成功找到德国艾伦塔斯生产的Elan-protect UP 142,其VOCs含量不到1.5%。不过,该材料前期投入大,每年原材料成本增加800多万元,且配套设备升级改造需要投资200万。

“虽然新材料贵,但当VOCs源头产生量大幅消减后,相应的末端治理费用会大幅消减,仅每年活性炭及能耗消减就可以节约成本约100万元。”诺德中国区总经理陶学宁解释,“环保账、经济账、社会账三本账不可分开看,今天对环保的投入,就是对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投入。”

项目真正实现了100%源头替代。原材料中挥发份含量从62%下降到1.5%,挥发性有机物的排放浓度只有5mg/Nm3,远低于国家及地方排放标准;以满载产能计,预计VOCs源头产生量每年仅为3吨,不到实施前的3%。

电机投入使用后,车间的刺鼻气味消失了,2020全年区域环境优良天数比例上升到86.9%,生态环境质量稳步提升。

智能管理

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争做“碳路先锋”

2021年9月15日,生态环境部发布2021年绿色低碳典型案例征集结果,“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建筑和生态城区区域集成示范”是苏州唯一一家入选园区类典型案例。

昆山经济开发区规建局副局长周湘霆介绍,创建期间,开发区新开工绿色建筑示范项目22个,在土地出让、划拨、方案审查、预评价审查、专项验收等阶段落实绿色建筑要求,形成绿色建筑全过程监管机制。建成运营后,每年可节约能耗1.9万吨标煤、节水3.8万吨,折合碳减排量4.8万吨。

友达光电就是绿色建筑的典型。不同车间内架有管桥连接,玻璃产品从进工厂到出工厂可以全程不落地,以达到节地作用;厂房外建有蓄洪池,便于中水回用;厂房屋顶上,还建有太阳能光伏电板。

走进中控室,电脑屏幕上实时显示车间内所有机器的电、水、空调等设备的使用情况。“电子化管理平台可以强化管理水电使用效率。我们这里存储着一年到一年半的所有数据,在大数据的基础之上可以进行AI模型建制,比对找出哪些机器高耗电占比大,进而有针对性地进行优化,达到投入能源最佳化。”友达光电环安部经理何茂贤表示。

友达光电单位面积产品能耗指标为79.92吨标煤,达到同行业领先水平。“2016年时预计一年可省4.7亿度电,相当于昆山市12万户居民一年用电,省520万吨自来水,相当于2600个游泳池的水。”何茂贤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