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浦口区探索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治化途径 老山生态保护成为两法衔接“试验田”

发布时间:2021-02-23 字体大小:

“河麂藏身、遗鸥翔水、首乌蔓长……”浦口人用“最美花园”来形容老山。

“老山现有陆生维管植物980种、陆生脊椎动物162种、陆生昆虫219种、水生生物391种、大型真菌141种……”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飞飞说起老山上的植物如数家珍,但他也坦言,虽然很多以前消失的动植物又出现了,但保护生态圈、修复生态的同时,也需要强化监督,打击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共建多元化保护的制度体系。

从政府部门、属地板块、社会力量三个层面构建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体系

为全面构建老山生态保护体系,浦口生态环境局、浦口区检察院、浦口区农业农村局等11个部门共同签署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南京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协作建立南京老山生态公益保护基地的意见》,决定成立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基地。

2021年1月,老山生态公益保护基地揭牌。至此,一个以老山生态公益保护基地为载体,以《协同意见》为框架,以联席会议为平台,以两法衔接为手段,以检察职能为保障,从政府部门、属地板块、社会力量三个层面构成的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体系应运而生,为这座“最美花园”竖起制度保护的“绿盾”。

“最严格的保护、最科学的利用是这个体系的初心。”张飞飞介绍说,加强环境资源执法司法衔接配合,加强环境资源保护修复,推进环境资源公益诉讼、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则是使命。

据了解,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体系将部门各自为战转为全域治理,由多头管理转为统筹协同,由浦口生态环境局牵头统管,并由浦口区检察院从生态环境部门聘请十位公益诉讼观察员,重点推进环境资源公益诉讼、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

此外,该体系还会不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就生物多样性保护、季节性保护修复、打击破坏行为等多方面展开磋商。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数额充分考虑一体保护、系统保护的实际需要

2020年11月底,在浦口区检察院与浦口生态环境局配合下,南京环境资源法庭公开审理一起非法采矿民事公益诉讼案。这起案件的案情并不复杂,却让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体系内的各部门对生态公益诉讼和生态资源损失评估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在该案中,法庭不仅考虑到非法采矿对矿产资源所造成的损害,同时还充分考虑非法采矿对地表植被造成的不利影响,甚至考虑到因植被破坏、灌木丛面积的大幅减少对鸟类栖息地的破坏进而导致鸟类繁殖的不利影响,所确定的赔偿数额充分考虑到一体保护、系统保护的实际需要。

“一个生态要素的破坏,往往会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多个要素造成不利影响。”鉴定人、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博士杨国栋解释说,上述非法采矿事件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失不仅包括矿产资源的损失、林木的损失,生态系统功能也会受到影响。非法采矿的危害是多方面的,赔偿的计算和保护修复也应是系统性、一体化。

因此,法院将被告非法采矿造成的生态环境资源损害分为三部分。“生态资源的经济损失、生态系统功能受到影响的经济损失,以及修复期间生物多样性价值损失,同时明确了赔偿费用的使用范围,这是很大的突破。”张飞飞介绍说。

通过依法审理案件,让生态环境保护由“被动”变为“主动”

在各方协同努力配合下,浦口区先后办理了非法捕猎、杀害河麂案、非法采矿案等多起案件,这些案件从发现、调查、审理过程都离不开各部门协同配合以及群众参与。

各部门间的通力合作,大大提高了效率和力度,环境司法对各类非法破坏环境行为产生了极大震慑。“坚持生态优先和保护优先,应当是我们的共识。”在南京环资法庭庭长陈迎看来,比审案更重要的,是通过依法审理让被破坏的环境得到更好修复。

“环境司法的职能就在于通过依法审理案件,引导公众自觉遵守环境法律法规,共同守护绿水青山,引导已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企业或个人主动修复遭受损害的生态环境。”陈迎说。

同时,老山生态环境资源保护联盟也在积极探索经济发展与老山生态的平衡,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我们希望将老山生态保护体系由‘名词’转变为‘动词’。” 张飞飞介绍,浦口生态环境局将协同、协调好老山各条口主管部门和属地板块落实好环境保护职责,在不开发不破坏核心一级保护区原始生态的前提下,针对老山发展“都市花园”项目,并在干扰最小的前提下发展城市交通。

同时,加强红线范围整治,以保护生物多样性为突破口,加强景区、部门以及街道和文旅集团的协作,进一步推动生物多样性的复苏和拓展,把老山生态基地打造成动植物生长的胜地,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逐步向法治化、规范化、制度化发展。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